返回首页 返回黄向墨专栏
南天之下是家园——《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序
南天之下是家园
——《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序
黄向墨 教授

  1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华人南来澳洲,在这片南天之下筚路蓝缕、艰辛开拓、努力奉献,已经足足200周年了。

  1818年,来自广东的麦世英在杰克逊港下船,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移民之一。自此,华人成为澳大利亚最早的建设者之一,与原住民和谐相处,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族裔共同努力,为建设一个繁荣、富足、和谐的澳大利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2016年的人口统计中,华裔澳大利亚人已超过120万, 占人口总数超过5%,成为澳大利亚的主要族裔之一。

  200年后的今天,在澳洲华人总工会的精心组织下,首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正式出版,全面、深入探寻澳华社区的发展,填补了社会调查、学术研究领域的空白,为推动在澳华人了解社区历史、树立族裔自信、增强澳洲认同提供了生动的教材,更为澳大利亚各界厘清基本国情、完善相关政策、推进社会发展、加强族群和谐、活跃学术研究、坚定而自豪地走多元文化之路都提供了基础素材与重要依据。

2

  这不是澳洲华人总工会的第一部著作。2016年8月,由澳洲华人总工会组织、七十多位作者共同参与的《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顺利出版。当年重阳节,“澳大利亚淘金潮华人死难者纪念碑”在悉尼的六福公墓 (Rookwood cemetery)揭幕,我作为嘉宾出席仪式并致辞。在华社诸多的社团活动中,这是极少数没有笑语盈盈、甚至没有鲜艳衣装的一次。我在为此而写的一篇感言中说:“六福公墓内,那块带血的纪念碑,将时时警醒我们:如果我们今天不努力,我们的后人将来或许只好从另一块带血的纪念碑上,来祭奠我们,并为我们而哀叹!”

  以粤侨为主体,华人很早就来到澳洲大陆,与西人一起开拓垦殖,将一片片蛮荒之地打造成美丽家园。对于华人来说,这不仅仅是“淘金梦”,也是“澳洲梦”。但是,尽管华人是建设澳洲的主力军,尽管华人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尽管华人天性驯良温和与人为善,却依然不能见容于人,依然要被“尽驱之”。一场血腥、残暴的排华运动,降临到了华人的头上,许多华人惨死,更多的华人则被迫离开这片自己用血汗建设的新家园。

  在排华浪潮中,澳大利亚各殖民地政府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法律,限制华人及其他非欧裔族群进入、定居澳大利亚。1901 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其所通过的第一项立法就是《移民限制条例》(Immigration Restriction Act 1901),对非英裔、尤其是有色人种移民进行严格限制、多方刁难。以此法为主,澳大利亚形成了一系列基于种族歧视的法律、政策,在经济、社会和文化各方面,确保白种人的优势,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自此,被华人称为“新金山”的澳大利亚成为梦不可及的遥远地方。那些屈死在此的华人,也就成了难以安息的孤魂,游荡在澳洲的无边旷野。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鉴于人口的限制及经济发展的需要,“白澳政策”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日渐松动。1973 年,澳大利亚在移民法中增加了一系列阻止强化种族观点的修正案,确保所有移民无论种族肤色都有权在居住三年之后获取公民权,以此开启了废止“白澳政策”的法律进程。1975 年 10 月 31 日正式实施的《反种族歧视法》明确规定,此前所出台的联邦与州法律中,凡与《反种族歧视法》有冲突的条款一律无效,并明确规定了在工作、生活等各方面中,违法的“种族歧视”的具体定义与表象。

  《反种族歧视法》的正式实施,弥补了澳大利亚宪法中的缺失,推动澳大利亚各族裔的团结。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中,没有单独的权利法案,宪法中也没有清晰规定公民权利与民主理念。《反种族歧视法》填补了这一空白,成为宪法的“补丁”,宣示所有澳大利亚人,不论其肤色种族一律平等,享有同样的基本权利与机会。时任总理惠特拉姆在《反种族歧视法》正式实施当天发表演讲,高度评价这部法律“是一个历史性的重要法律,它将提升我们国家的尊严,以信赖、同心同德将民族大家庭团结起来”。自此,《反种族歧视法》与宪法一道,成为当代澳大利亚的立国之本。

  《反种族歧视法》实施以来 40多年间,在法律保护及华人自身努力之下,华人的地位与全澳其它各族裔一样,日趋稳定。从历史的经验和教训中,我们华人深切地感受到反种族歧视不仅是澳洲的立国之基,也是华人的安身之本。

3

  无论是3年前出版《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设立“淘金潮华人死难者纪念碑”,还是今年全澳近300家华人社团联合主流社会共同纪念华人来澳200周年,以及出版这本《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究其动机都十分简单:

  首先,这些活动都寄托着我们对先人的哀思与怀念。华人是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主人翁之一,为这片土地的建设付出了血汗甚至生命,与其他族裔一道奠定了今日澳大利亚繁荣富庶的根基。此功绝不可被埋没,也绝不允许被埋没。

  其次,这些都寄托着我们对历史悲剧的深刻反省及认识。我们所热爱的澳大利亚居然也曾经有“白澳主义”的黑暗历史,究其原因,除了种族主义的邪恶力量推动之外,也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包括华人在内的少数族裔在维护自身权益、积极参与本土政治活动、参与构建澳大利亚价值观方面的乏力、无能与怠惰,将全方位建设澳大利亚的责任、权利和义务拱手相让,此消彼长,无意中纵容了“白澳主义”的滋长与蔓延。

  第三,这些寄托着我们对未来的期待与警觉。澳大利亚能有今天的繁荣、富足、民主、自由,期间经历了很多波折与风浪,并非一蹴而就。当我们享受、珍惜今天的美好时,更应该思考的是:这种美好还能持续多久?“白澳主义”的幽灵真的不会卷土重来吗?我们与各族裔兄弟姐妹共同建设起来的以多元文化为根基的澳大利亚真的不会再度沉沦吗?

4

  如今的澳大利亚,在包括华人在内的各族裔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成为世界上推行多元文化、实现族群和谐最为成功的典范,这显示了澳大利亚伟大的包容性,值得我们所有人为此自豪。

  热爱澳大利亚,同时珍惜与祖籍国的情感,是澳大利亚各个族裔共享的美好情感,是打造多元文化、建设共同家园的根基,华人当然也不例外。200年来,澳洲华人大力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优良传统和伟大品格,赢得了其他族裔的认可与尊重,令中华基因成为澳大利亚最可珍惜的精神财富之一。

  值得我们欣慰的是,在今年5月20日,来自全澳各地、各界、各族裔的代表近2000人汇聚在悉尼市政厅,隆重举行“澳大利亚各界纪念华人来澳200周年大会”。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堪称澳大利亚近年来之首。全澳6个州的州长及2个领地的首席部长,与联邦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联邦反对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一起,悉数给华人社区发来热情贺信,超越党派、地域分歧,以澳洲政界罕见的“全家福”方式,纪念并祝贺华人来澳200周年,赞赏华人为澳大利亚做出的巨大贡献。

  大会之后,新南威尔士州议会的上议院还一致通过动议,对华人来澳200年的贡献予以高度肯定,对全澳近300个华人社团共同举办的纪念大会表示高度赞赏。新州上议院在该项动议中指出,尽管历史上华人移民遭受了严重歧视,澳洲华人依然为澳洲社会奉献、牺牲、坚守,做出巨大贡献,使澳洲社会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多元文化社会之一。新州上议院在动议中明确表示,认可组委会的工作,对华人的贡献表示感谢。我本人十分荣幸能与著名侨领周光明、林辉源两位老前辈成为该次纪念大会的共同主席,与全澳的侨领们一起携手主流社会圆满完成了这一澳洲历史上重大的纪念活动。

  纪念大会期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我曾表示,主流社会对纪念大会的重视,首先说明华人是澳大利亚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各界对华人的巨大贡献有着广泛共识与高度尊重;其次说明深化族群和谐、推动多元文化、促进澳中友好,同样也在澳大利亚有着广泛共识,曾经出现的反华舆论并不能代表澳大利亚的主流民意。

5

  华人来澳200年,是坚忍奉献的200年,是奋斗开拓的200年,是积极融入的200年,是团结协作的200年。200年的历史,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澳洲华人的未来充满信心,对澳大利亚这个美好家园的未来充满信心。澳洲华人总工会出版的这本《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展报告》,就是这种信心的体现。

  在此,我向本书的两位编审、联邦政府前多元文化部长Laurie Ferguson先生及联邦议会工党党团前任主席 Daryl Melham先生,本书的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后导师汪诗明教授,以及编委会的全体师友们表示敬意,向为了本书出版而做出巨大贡献的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主席陈青松先生及其他同人表示敬意。我坚定地相信,本书以及此后的系列修订、更新,将成为澳华历史的权威而生动的记载,记录下华人在南天之下与各族裔兄弟姐妹一道为建设澳大利亚共同家园而做出的不懈努力与巨大贡献。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8